服务热线:站内信联系
         

星辉账号登录: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时间:2021-09-13 09:13:26 文章作者:星辉账号登录 点击: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8月,娱乐圈大地震。


吴亦凡被逮捕,张哲瀚被抵制,赵薇被封杀,郑爽被罚款,高晓松退出公众话语圈。


舆论造神,亦能毁神。深谙此理的湖南卫视,号召80余名芒果TV艺人自发签署《自觉践行崇德尚艺,努力做新时代文艺工作者承诺书》,强势占据舆论先机。


在这份承诺书上,钱枫的名字赫然在列。


然而,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,本该是“投名状”的承诺书,竟埋下了一颗惊天大雷。


8月24日,网友小艺自曝被《天天向上》主持人钱枫下药性侵,尺度之大,令人瞠目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该节目的另一主持人田源也被爆料曾经猥亵女大学生。


丑闻曝光后,湖南卫视暂停了钱枫的一切工作,田源或许百口莫辩,并无回应。


田源最后一条微博,发布于今年7月18日,有网友在其评论区留言:《天天向上》原班主持人全军覆灭,青春结束。


可我们的青春,是一瞬间就结束的吗?


虱子不能一夜就爬满华丽的袍,《天天向上》败走麦城,13年来频有端倪。
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2008年,大梦伊始



那一年,《棉花糖》风靡全国,20岁的金恩圣,从南韩来到中国,开启了寻梦之旅。


金黄色的蘑菇头,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,又因为是组合老幺,大家都叫他“小五”。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当时的内娱,被韩流占据了半壁江山。小五是韩流偶像,又在人气组合,湖南卫视瞄准机会,签下他来当新节目主持人。


日籍演员矢野浩二,已经在中国打拼8年。八年前,他怀揣着所有积蓄折合人民币6万元来到中国,一边在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学习汉语,一边焦急地等待剧组的通告。


经人介绍,浩二在华谊兄弟投资的《永恒恋人》里饰演川岛,后面又陆续在影视剧里饰演日本军官,是名副其实的“鬼子专业户”,在中国演艺圈里声名鹊起。


靠影视剧收割到人气的,还有钱枫。2007年,钱枫在《恰同学少年》里饰演爱国学生“萧子升”,衣袂飘飘,风华正茂。这一幕,至今还是很多观众心里的“白月光”。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难能可贵的是,这样的形象不是剧情需要,钱枫在现实里就是一个翩翩公子哥。


钱枫出身在上海一个艺术世家,父亲是当地著名舞蹈演员,钱枫从小耳濡目染,很快走上了艺术之路。


他那时年纪虽小,唱歌、演戏、舞蹈、主持,都信手拈来。


家里有人脉,自己又努力,钱枫开始小有名气,上海警备区文工团都向他抛来“橄榄枝”。


不甘当温室花朵的钱枫,报名参加了文工团的考试,并顺利通过考核,成为一名“特招”的文艺兵。


跟钱枫有相似气质的,是19岁的俞灏明。2008年,俞灏明参加湖南卫视的《快乐男声》获得全国第六名,后远赴韩国学习影视、唱歌、主持,积极开拓演艺事业。


在台湾组过“人类低质量四大天王男团”的欧弟,在吴宗宪的带领下,在这年进入内地主持圈。插科打诨的风格,在严肃的内地主持圈俨然清流,欧弟的名气一飞冲天。


这样这一年,有人摸爬滚打,有人初出茅庐,没人预想到,冥冥中有双大手,把他们推到时代浪潮的中心。
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
20岁的俞灏明,乍然获得与汪涵等前辈同台主持的机会,命运过早垂青,他期待又忐忑:


会不会说不上话?会不会说错话?会不会被同行排挤?会不会被观众追着骂?


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。刚刚开播的《天天向上》,不过是湖南卫视的一块“试验田”。


湖南经视曾有档收视率很高的娱乐脱口秀《越策越开心》,由汪涵和马可主持,2002年5月开播以来,已雄踞湖南本土电视率王牌位置四年。


整个节目分为前戏、越播越开心、歌舞秀、以及嘉宾四大单元,邀请各领域精英素人参加节目。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有王牌主持,也有市井话题,本有望成为《快乐大本营》那样的国民节目,只可惜,囿于节目多为本土观众的局限,《越策越开心》开播多年,始终无法辐射到全国。


经过一番考虑,湖南卫视大胆沿用《越策越开心》原班人马,打造出了《天天向上》。


节目的定位是“合家欢”,主持人的选择也是“大杂烩”,汪涵作为《越策越开心》的一号人物,直接迁移到了《天天向上》,剩余主持人,都是演艺圈各界新人。


2008年8月,《天天向上》开播,初始阵容是汪涵、欧弟、钱枫、田源、俞灏明、矢野浩二、陈英俊、董贝克。


陈英俊、董贝克打了段时间酱油,很快退出了固定阵容,替补他们的是一个韩国偶像——小五,金恩圣。


初代天天兄弟里,田源的形象跟汪涵一样稳重,除了年龄老成,更因为他已婚的身份。


有一期《天天向上》,节目组邀请田源的妻子赵楠亲临现场,在节目里,他们相互感恩、道谢。


情至深处,田源感慨:一个人的时候是活着,跟老婆两个人在一起才是生活。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舞台上的夫妻俩俨然一对忠贞爱侣。这时谁也不会想到,看上去有情饮水饱的田源,仅仅几年后,就背叛了自己的家庭。


同样深情的戏码,钱枫也玩过。2008年11月,一部叫《舞者》的电视剧在湖南卫视开播,章龄之在里面饰演一个舞蹈演员,令人印象深刻。


在好友钱枫的要求下,章龄之登台《天天向上》,在节目中,她说,有次自己生病,钱枫得知后很快赶到住处,无微不至地照顾她。


这种暧昧,终究没有发展成爱情。钱枫的感情之路,直到13年后的一条爆料性微博,重回大众视野。


震惊之余,人们忽而发觉,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关注《天天向上》这个节目了。
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
最初几年,《天天向上》定位精准:挖掘各行各业精英,讲述不为普通人所知的行业故事。


那时候的观众,对素人尚有好奇,他们没有人设剧本,也不会频繁在综艺里刷脸。


本来就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,再经由传播度广的平台播出,《天天向上》开播即巅峰,收视率长期位列全国同时段前三,与《快乐大本营》联手称霸湖南卫视”“周末黄金档”。


收视率万人空巷,节目的收益也水涨船高,《天天向上》的广告冠名费一度飙升至2.5亿。


和快乐家族一样,天天兄弟也被称为“内地综艺界的主持天团”,每个人走出去,都是春风得意。


汪涵在节目开播第二年,文政两开花,当上湖南省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,完成了“抬桌子”到“台柱子”的转变。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俞灏明出演爆款偶像剧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,人气如日中天;浩二不再是配角,在谢晋导演的话剧《清凉寺钟声》里担纲重任饰演男主角,2011年,他还获颁了《环球时报》“2010全年最优秀的外国艺人奖”,这是该奖首次颁给日本人。


站在汪涵身边的欧弟,名气暴涨,身价倍增,接代言接到手软,随着网综的流行,很多平台开始高价挖他。


钱枫的境遇也不差,先是获得了《新周刊》颁布的“最佳娱乐秀主持人”大奖,又因为在《恰同学少年》里的不俗表现,获得了出演电影的机会,在《湘江北去》继续饰演“萧子升”。


在外面风风光光,回老东家还是要勤勤恳恳。那时候《天天向上》是湖南卫视的主推节目,上上下下都很重视,连出三期《天天向上前传》给节目预热,绞尽脑汁想设定:


在“半山书院”,有个“天天向上一班”,班里有一群“天天兄弟”,他们英俊潇洒,才高八斗,在博学多才的老师带领下,学习中华礼仪,传统文化。


那时候经常是几期节目一起录,常常录到后半夜,但节目播出来时,每个人都神采奕奕。


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。
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
可再绚烂的烟火,也要面临骤然消逝的落寞。


2010年,俞灏明在拍摄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时》,不慎发生意外,被严重烧伤。


当时有传言称,是俞灏明扑入火中救出了Selina,但后者矢口否认。当所有人都关心俞灏明是不是“悲情英雄”时,只有天天兄弟,每期节目都在“天天等灏明”。


两年过去,天天兄弟等到灏明复出,但涅槃的俞灏明,几进几出,因为拍戏太忙,档期无法协调,选择离开。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俞灏明的出走,带来了多米诺骨牌效应,接下来几年,《天天向上》逐渐显出颓势。


2013年,因为钓鱼岛事件,国内反日情绪高涨,人们在打砸大街上日产车的同时,也抵制日本籍演员矢野浩二,群情激愤下,矢野浩二被迫退出《天天向上》。


2015年5月4日,田源被曝婚内出轨,丑闻一出,舆论哗然。


大尺度合影与平时的“好男人”形象大相径庭,一夜之间,田源成了过街老鼠。


大家都在猜测,田源的去留问题。三天后,天天兄弟作为伴郎,齐聚欧弟的婚礼现场。


田源主动找到汪涵的房间,向他下跪认错。汪涵于心不忍,自开播以来星辉平台,田源就被他当成“接班人”培养,百般照顾。


但为了《天天向上》的名声,他要求田源交出信物,那是节目开播五周年时,发给每个主持人的纪念戒指。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这一交,就意味着这个奋斗8年的舞台,再也不会有田源的位置。


同年,小五卡在28岁前服兵役的年龄通牒,于年底返回韩国,天天兄弟又缺一人。


欧弟也受“限娱令”的影响不能登台。2016年5月,欧弟离开天天兄弟。


有人说是因节目改版,欧弟被放弃,也有人说欧弟和汪涵意见不合,主动出走。


随着欧弟的离开,天天兄弟只剩下汪涵和钱枫两位“元老”。
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
多年来,钱枫给人的印象是”鸵鸟“,缩在汪涵、田源、欧弟背后,遇事就躲。


随着田源、欧弟离开了这个舞台,钱枫开始站在舞台显眼的位置,他在《天天向上》的分量,也越来越重。


钱枫没有抓住这个机会。他在节目的发言,比不上汪涵的睿智,论幽默,比不上大张伟有梗,就连工作的敬业程度,都比不上天天兄弟里年纪更小的王一博。


钱枫曾在《天天向上》里,诉说自己这些年为节目做的牺牲。


他抱怨道,这些年本来有很多出演电视剧和电影男主角的机会,但因为节目每周都要录制一次,隔个六天就要往返一次剧组和长沙,只能拒绝其他工作邀约。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正当红的王一博,常年游走在剧组和节目组之间,即便是赶《有翡》进度的日子,也从来没有缺席过《天天向上》的录制。相比之下,钱枫的抱怨多少有些站不住脚。


每隔一段时间,钱枫都会因为身材问题上热搜,每每出现,人们都会惊讶于“他怎么又胖了?”面对身材的争议,钱枫似乎并不在意。


有网友发现,只有当期节目来了美女,他才会提起兴致。

钱枫的生活,确实过得很安逸。他曾在节目中说,自己一个月只上10天班,其他时间都在休息。


张若昀在参加《天天向上》时,爆料钱枫暴饮暴食,不知节制,曾连吃两个月的“牛鞭锅”。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面对众人揶揄,钱枫只有尬笑。


这些年,钱枫除了《天天向上》的固定录制,只参与了《火星情报局》和《我家那小子》等少数节目的录制,在这些节目里,他减减肥,相相亲,开开擦边球玩笑,难以看出主持功力的精进。


相比钱枫的舒适圈,最不被看好的大张伟,这些年都靠着自己的高情商和利落口条,从被质疑走向被认可。


天天兄弟的分崩离析,让节目的收视率很快呈现下滑状态,直到王一博接拍了《陈情令》成为顶流,涌入的庞大粉丝群,撑起了日渐衰微的收视率。
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
在2016年湖南卫视招商推广会上,韩束斥资10亿拿下《2016金鹰独播剧场》和《天天向上》的独家冠名,那是《天天向上》尚可疯狂吸金的时候,也是落日余晖的征兆。


传统广电的式微与视频平台的崛起,让《天天向上》这档初代脱口秀,陷入僵局。


欧弟的离开,让《天天向上》的收视率急剧下降,后面虽然加入大张伟和王一博,依然难回巅峰,2016年以来节目“天天向下”,收视率最高不过0.5,平均只到0.3左右。


2016年4月22日,《天天向上》播出了长达2小时的“总结大会”特别节目。


那一期后,《天天向上》调整到晚上10点播出。这样的决定,当然跟节目收视率连年下滑有关,问题是调整到10点后,白领和学生再有情怀滤镜,也不可能再坚持观看。


再加上这些年,也出现了像《向往的生活》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这样的爆款综艺,肾上腺素直线飙升,《天天向上》这样的老牌综艺,除非死忠粉,鲜少有人坚守。


外面疯狂厮杀,《天天向上》却偏安一隅。


自从2013年总制片人张一蓓突然离职,节目后续的选题、定位、拍摄风格,都出现了偏差。


每周更新一期,要常出常新,确实不易,时间长了难免掺水稀释,营养度下降。


节目的内容,出现了严重的同质化。美食季请人来节目做几个菜,旅行季出外景拍个vlog,喜欢追热点、聊笑话、聊八卦。


此时,《天天向上》的节目内容和当初“发扬中国文化”的初心渐渐脱节,每周五按时看节目的观众也越来越少。


面对节目的颓废,一些跟随多年的粉丝不免遗憾,如果让原来的成员悉数回归呢?


只可惜,聚散不由己。短暂相交过的众人,在风波过后,都有了各自的人生轨迹。


小五服完兵役后回到中国,苦于“限韩令”,只能在台下当观众,跟张檬秀秀恩爱。矢野浩二加入中国国籍,远离了风暴中心,过上了平静生活。


欧弟在离开《天天向上》后,拜师郭德纲,但隔行如隔山,出场机会少得可怜。


田源一直若隐若现地出现在娱乐圈,《火星情报局》上线时,汪涵力排众议邀田源参加。


某期节目,杨迪问,“你们生活中有没有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,让局长汪涵帮你们想想办法。”


田源立马举手,“局长,我想回《天天向上》。”汪涵听了脱口而出,“滚。”


正当气氛降到冰点时,汪涵语重心长地说,“田源,不要把目光局限在《天天向上》里,这里只是一个小平台。只要我们站在同一个舞台上,那里就是《天天向上》。”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在外人看来,《天天向上》是一个日薄西山的节目,但对他们而言,是滚烫青春。
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
12年前立志做文化内涵节目的《天天向上》,近些年逐渐向流量低头,请越来越多明星,却讲不好普通人的故事了。


节目稍显疲软,主持人也有点漫不经心。大张伟辗转各档综艺,同样的段子讲了一遍又一遍,王一博照样一期说不了几句话,但丝毫不妨碍他下节目后当顶流明星。


就连一向被视作”扫地僧“的汪涵,这两年也因代言P2P产品暴雷,被人指摘。


犹记得1997年,汪涵刚加入湖南卫视,默默无闻,在台里搬桌子,不敢怨怼。


没学过任何摄像技术的他,扛着摄像机探班《还珠格格》,回来一看,照片糊了!


但糊了也高兴。


金恩圣的梦想,是考上音乐学院,酒吧打工的浩二,遇到一个大明星,劝他不要流连名利场。


钱枫还是在文工团里无忧无虑的大男孩,想着报考戏剧学院,多年后有部属于自己的代表作。


俞灏明是个斜杠青年,唱唱歌,跳跳舞,玩玩主持,他说以后想当个实力派演员。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田源看着一个女孩提着两个水壶从眼前走过,一瞬间他认定这就是与自己相伴余生的人。


欧弟参加了台湾的“四大天王模仿大赛”,取得了张学友组第一名,但他更想自己成王。


诞生于奥运年的《天天向上》,旨在让世界认识真正的中华传统美德与礼仪风范。


娱乐嬉笑之余,在90后的记忆里,它是青年人看世界最初的窗口。


《天天向上》的落寞,不止因为“性侵丑闻”


13年峥嵘往昔里,有高光,有跋涉,有犹疑,当这样一档有文化质感和公益温度的节目,停滞不前甚至倒退之时,看客难免唏嘘。


一代人的文化记忆逐渐落幕,但曾经与每周五晚八点的电视机一起闪闪发光的青春岁月,却真切地被篆刻在90后的人生回忆录里。


本文由星辉平台注册【官方首页】编辑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本文链接:http://jtskeys.com/article/xinghuiyulexinwen/96.html

【产品推荐】